辞䮨!

刀子都是辞䮨写的,关我甜文选手大辞什么事儿

[中太| EHV]少年人的恋爱

  EHV彩蛋掉落

  

  因为一些原因写的很仓促也很垃圾,如题,两位17岁霓虹男高的恋爱日常

  

  OOC到和换头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

——————————————————————

  1.「文化祭」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高二分班时并不在一个班,他们楼上楼下隔了三层,但是并不妨碍两人下课时间腻在一起,也不妨碍他们在活动时期成双出入。

  

  “唉——”太宰治头疼的趴在桌子上,一旁写作业的中原中也拿笔敲了敲他的后脑。

  

  “还在发愁吗太宰,”中原中也调侃小男朋友,“能让你发愁的事还真罕见啊。”

  

  “没办法啊,国木田君把这次文化祭策划交给我了。你知道的,我只想玩,才不想去搞这些东西。”

  

  太宰治对国木田独步交给他的任务十分头疼,“我们班主题一直还没定下来……啊啊啊啊!难道真的要和以前一样搞老套的女仆咖啡厅吗!”

  

  中原中也在一旁乐呵:“如果你要穿女仆装的话,那你们班一定会赢。”

  ——————————————————————

  

  最后太宰治他们班敲定的主题是动物咖啡厅。中原中也对此很是遗憾。

  

——————————————————————

  中原中也的教室在一楼,文化祭当天他们班并没有用到他的地方,于是他便选择去男朋友的班看一眼。

  

  “欢迎——”

  

  中原中也承认,看到穿执事正装的太宰治,他脸红了。

  

——————————————————————

  太宰治等到同学交班后带着中原中也火速逃离了班级,他们离开一段时间后太宰治瞥见中原中也的耳朵还是很红。

  

  “呜哇,小蛞蝓这是喜欢制服吗?那以后我就多穿给你看看吧~”

  

  太宰治得到了一个脸红到爆炸的中原中也。

   ——————————————————————

  2.暑假

  

  “太宰,一起出去吗?”中原中也上门邀请太宰治一起去游乐场。

  

  “不要,这么热的天,我如果热死了中也可就找不到我这么帅气的男朋友了。”太宰治瘫在空调屋里嗦着冰棍,慢悠悠的说道。

  

  “可是,我们已经好久没有约会了唉……”中原中也声音里带了一丝委屈。

  

  太宰治叹了口气,自己选的男朋友,怎么办呢,只能宠着。

  

  “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感觉还不错。

  

  努力忽视掉对方亮晶晶的狗狗眼和自己心底有一丝小开心的太宰治想。

  ——————————————————————

  “太宰——快点啦——”

  

  “是——”

  

  看着奔向海浪的中原中也,太宰治无奈。

  

  我真是太宠他了。

  

——————————————————————

  “太宰君,早点回来。”

  

  “知道了森先生。”

  

  身着浴衣木履的太宰治拿着蒲扇慢悠悠的扇着,门外中原中也早早就在等待。

  

  “夏日祭是在晚上,你这么早来找我干什么。”

  

  “接老婆嘛。”

  ——————————————————————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手牵手在庙会上逛着,他们握的很紧,就像是此生坚定这个人了一般。

  

  他们坚信,他们会这样,一直这样并肩走下去。

【中太】我爱你但和你没有关系

  本文又名《你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OOC到和换魂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烂尾预警


  双A原世界线中太  硝烟味中原中也X红酒味太宰治(写了和没写没区别的设定)


  A和O才有异能力的世界,少数B会出现异能(不过我这个abo写了和没写没区别)


  两人是前任关系,破镜不重圆,中也商业联姻太宰失踪【护住狗头】能接受的看


——————————————————————

  “太宰君,可以来XX公园一趟吗?”森鸥外面色凝重的拨通了太宰治的电话,“中也君异能力失控了。”


  “哦呀?深更半夜突然异能力失控,中也这是终于忍不了森先生你的压榨了吗?”太宰治慢悠悠的从榻榻米上起身,去够自己挂在衣服架上的外套。


  “哈啊——”太宰治打了个哈欠,看到门外等着自己的芥川龙之介,他挑了挑眉。


  “新婚前夜中也大闹,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上车系好安全带后问到。


  “在下也不清楚,可能……”可能是绝望吧。


  “嗯?可能什么?”


  “可能因为结婚的对象不是您。”芥川龙之介十分冷静的在街上横冲直撞。


  太宰治笑了:“我和他都分手几年了,现在才闹,芥川,这种不切实际的猜想以后就不要想了。”


  “是,太宰先生。”

  

——————————————————————

  

  所有人都不知道,中原中也这次失控是故意的。准确点说,这是他为了见太宰治一面而使出的手段。


  这本是他难得的休假。上午刚从国外回来,下午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不知为何,他就突然想到了太宰治。


  ——然后,他就开始了故地重游。


  和当年不一样的是,他身边再也没有那个黑发鸢眸的少年了。

  

——————————————————————

  

  他先是去了两人相遇的地方,镭体街。站在当年他一脚踢飞太宰治的那个路口。


  也难怪太宰治后来会很厌恶他经常捉弄他了,中原中也苦笑着想,太宰治那个家伙,可是很怕痛的啊……


  但是这个怕疼的家伙却最喜欢以身犯险。就比如……

  

  ——————————————————————

  

  中原中也来到了当年兰波的家。


  这里早已经废弃,再也看不出当年那栋小洋楼的光鲜。


  当年,太宰治就在这里,被兰波暂时复活的前老大砍了一镰刀。


  然后,他又去了被太宰治骗进港口黑手党的山崖下,旗会曾经的据点,废弃的集装箱,龙头战争……


  还有骇塞。


  骇塞那次……是他在和太宰治分手后,距离最近的一次。


  但是,那也是最后一次了。


  他们分手了。


  他……要结婚了。


  他的人生……再也不会有太宰治这个人了。


  于是,他在距离太宰治现在居所不远不近的一个大型公园里面开了污浊。他决定,把自己的命再交给太宰治一次。


  如果太宰治来了,他们还可以再最后亲密接触一次;如果不来……那就这样死了也好。


  悲观情绪突然爆发,被中原中也死死压抑多年的委屈、不解、绝望,突然就争先恐后的涌现出来。


  当森鸥外等人赶到的时候,都被一名顶级ALPHA的等阶压制压制住了,唯有几位可以与之媲美的ALPHA,却因为异能无法接触到中原中也。


  森鸥外毫不犹豫的拿着芥川龙之介的手机给太宰治拨了电话,并让芥川以最快的速度去把太宰治接到这里来。


  因为在中原中也的无差别攻击下,能够安然无恙接近他的只有太宰治。


  因为只有太宰治拥有『人间失格』。

  

——————————————————————

  

  中原中也做梦了。


  他梦到接到了小男朋友的电话,但接通后,对方只是沉默。


  半晌,太宰治突然问他:“呐,中也,你恨我么?”


  “我爱你。”


  太宰治笑了,笑声中透着绝望:“你该恨我的,中也,你应该恨我的。”


  “喂,中也,分手吧。”


  然后,他再也没见过失踪的太宰治。

  

——————————————————————

  

  中原中也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武装侦探社的医疗室。


  是太宰治拜托与谢野晶子救的他。当太宰治赶到时,中原中也已经处于濒死状态。


  “恭喜,中也,你活下来了。”太宰治在听与谢野晶子转告他中也已经醒来后,便来到了医疗室。


  “所以,你是什么情况?”


  “因为你,我好不容易睡过去了,结果大半夜你发疯……”


  “太宰,你恨我么?”中原中也突然打断了太宰治。


  “我爱你。”太宰治笑了,“但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恨你,太宰。”中原中也喃喃道,额发挡住了他的表情,让人看不清,“我恨你,太宰治。”


  我恨你,但是我好像更爱你。就和你说的一样,我爱你,但是与你无关。


  太宰治起身,语气中带着笑意:“我知道了,中也,谢谢你。”


  “还有,提前祝福你咯,中也。”


  “新婚快乐。”

  

——————————————————————

  

  从那以后,中原中也再也没有和太宰治相遇,哪怕是在街上,他们也没有再遇到过。


  只传闻道:太宰治,很早便失踪了。


  在往后的日子里,中原中也和他的妻子一直相敬如宾,两人就和朋友一样相处。


  因为他们都知道,中原中也放不下太宰治,但是也早已放下太宰治。

【中太】我杀死了我的爱人

  角色死亡预警,烂尾预警


  OOC到和换头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


——————————————————————

  “我早已习惯我们之间的仇恨,”中原中也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抬眼看向在桌前站的笔直的芥川龙之介,“所以,你来找我,是希望我去把太宰治找回来吗?”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句,芥·川·干·部。”


  “如今我们和太宰治是对立阵营,况且就算抛开身份不谈,单论我与他的关系……”


  “我可能是最希望他永远消失的那个人。”


  “所以,从一开始,你选择找我帮忙,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如此,在下明白了。”芥川龙之介紧握的双拳松开,“那么,打扰了,首领。”


  中原中也把玩着手中的钢笔,目送着芥川龙之介的离开。


——————————————————————

  

  距离中原中也当上首领已有两年之久,这几年的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虽常有合作,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这一切,不过都是他们所做的表面功夫罢了。虽说森鸥外和福泽谕吉都早已退位。但是,对于这两个阵营来说,就算没有他们二位,只要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他们不在同一个阵营,那么他们就永远都是敌人。


——————————————————————


  中原中也沉吟半晌,他提起外套,离开了港口黑手党。


  中原中也去到了一处废弃大楼的楼顶,他在阴影处等了半宿,才终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慢慢走上楼顶。


  那人走上天台,好似并未发现中原中也一般,在边缘坐下。


  沙色风衣与那被风吹的杂乱的头发,还有中原中也刻在心里的身影,无一昭告着来人的身份。


  他好像瘦了。中原中也看着那道身影,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句话。下一秒,他脸色极差,太宰治瘦了没有关他什么事。


——————————————————————

  

  太宰治定定的看着月亮,他好似在发呆一样,就那样静默着。


  他突然开口。


  “中也,好久不见。”


  中原中也迈步走到他身后站定,嗤笑一声。


  “是啊,好久不见了混蛋太宰。”


  “今天是来这里送老搭档一程的吗中也~”


  “你想我把你踹下去吗?”


  “唉——那也太粗暴了吧,推下去不好吗~”


  “那样对你这个混蛋来说太温柔了。”


  太宰治不说话了,他继续静静的凝望着月亮。


  “今晚上夜空很美,对吧,中也。”


  中原中也怪异的看了一眼夜空,然后又继续看向太宰治:“哈?要死就快去死啊,突然说什么夜空很美。”


  “今晚上夜空很美,临死前我再多看两眼怎么了嘛。”


  “横滨夜空不一直这样吗?这么多年还没看够?”中原中也嘲笑太宰治,“多看两眼吧,毕竟你很快就再也看不到横滨的夜空了。”


  太宰治没有理会他。


  不解风情的小矮子。太宰治垂眸暗自嘲笑,不过要是懂得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可能就不是中原中也了吧。


  在明白自己心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


  这是一份注定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的,令人绝望的单恋。


  远方,是微亮的晨光与初升的太阳。


  “太阳出来啦,中也。”太宰治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与解脱。


  “黎明到来,黑夜……该离开了。”


  “再也不见咯,小蛞蝓~”


  他大笑着,从中原中也的眼前消失,沙色风衣飘扬,在极速下落中哗哗作响。血液渗透了那件沙色风衣,在地板上开出了一朵朵血红的绚烂花朵。


  太宰治带着安详与解脱的笑意,离开了这个对他来说再也没有任何留恋的世界。

  

——————————————————————

  

  太宰治离开后,中原中也经常会想起他。


  在一次偶然,他看到了网络上对于“今晚上夜空很美”的释义。他才发觉,自己对太宰治的爱意在他不曾知晓的时候,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但是一切都晚了。


  在他不知晓自己心意时,名言拒绝了太宰治。所以最后太宰治会对这个世间再无留恋,他亲手掐断了太宰治对这个世间最后的一丝念想。


  他在把港口黑手党交给芥川龙之介后选择了离开横滨。暮年的他,把他和太宰治的故事写成了小说,发表在了网上。


  小说的结尾有一段他的自白:


  “因为习惯,所以我忽略了我的爱。”


  “现在,我亲手杀死了我的爱人。”

【中太】中原中也曾说他有一位黑月光

纯糖——

  

  OOC到和换头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


——————————————————————


  中原中也,虽然,他是港口黑手党的最高干部,虽然,他身高只有一米六。


  但是他依旧依靠着那张气场两米八的帅脸和不菲的身家,登上了《横滨十大最想嫁的男人》之一,虽然他身高只有一米六,但他依然是妥妥的钻石王老五。


  更何况,中原中也当初的礼仪是从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尾崎红叶手里出来的,绅士礼仪那是一等一的好。


  但是众人皆知他有一位念了多年的白月光。


  那白月光的身份成谜,样貌成谜,甚至连性别和年龄都未知。很让人疑惑白月光到底是否存在。奈何这是港口黑手党年聚会上传出来的视频,很难作假。


  视频中的内容很少,只有几分钟,但是中原中也的神态确实完全的录了下来。


——————————————————————


  樋口一叶端着酒杯,好奇的问中原中也:“中原先生,您有喜欢的人吗?”


  “啊?”看着明显就是喝醉了的中原中也,思索了一下,十分不确定的回答她:“大概是……有的吧……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喜欢……”


  “大概?”


  二人的对话吸引了黑蜥蜴几人,就连广津柳浪老爷子都悄悄地往这边挪了几步。


  “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喜欢啊……就,这么说吧。”


  “那个人走了之后,我依然和往常一样出任务,和往常一样的生活……”中原中也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在某一次任务,我突然发现……再也没有那样的一个人了。”


  “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又突然离开了。”中原中也抿了一口酒,语气中满身落寞,他垂下眼眸,看着晶莹的酒液,“偏偏就是这种家伙……”


  “让我一直忘不掉。”


——————————————————————


  黑蜥蜴他们一脸麻木,立原道造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汗,勉强的笑着解围:“这样啊……那中原先生还真是……哈哈……”


  至此,很明显,港口黑手党的老成员都知道中原中也的白月光是谁了。


  但是外界不知道,港口黑手党也不敢往外说。


——————————————————————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在一起了。


  《横滨十大最想嫁的男人》里的榜一太宰治被榜二中原中也追走了。


  瞬间有不少女生粉转黑。


  用她们的话来说,那就是“我把你当我的老公,然后你反手就拐走了我的老婆?”


  有大部分人还记得中原中也有一个白月光,纷纷去提醒太宰治。包括武装侦探社的一众人员。


  太宰治毫不在意,以至于到了最后社长都来提醒了,他才无奈的摊牌。


  “不用担心啦大家,”太宰治笑容灿烂。


  “我就是那个白月光哦~”


——————————————————————


  原来太宰治就是中原中也那惦记多年的白月光。


  太宰治举着手机给中原中也看:“看,中也,好多人都再说我是你的白月光哦~”


  中原中也冷笑着把人入水感冒的太宰治按进被窝:“什么白月光,明明就是黑月光。”

【挽光/If中太/07:00】往日不再

OOC到和换头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


私设俩人交往很久了,宰的计划中丝毫不清楚,是突然没了老婆的中


是被首领中强行复活的首领宰——彩蛋是首领中威胁请求书复活太宰。宰没有除了中以外的记忆,所以没有织田武器库!


一个月长大一岁的幼宰(什)有老父亲森出没


——————————————————————


在前任首领太宰治跳楼自杀一个月后,现任首领中原中也带回来了一个小婴儿。


中原中也的脸上似乎从未出现过这般力不可支的疲惫,他的右眼缠着绷带,几日来萦绕在周身的暴虐气息却不可思议地淡了不少。他护着怀中睡颜恬静的婴

儿,乘坐电梯到了首领室。


长夜已至,横滨的夜景繁华而又美丽,但也存在阴冷的沟壑里无时不在上演着暴力。


“哦呀,中也?这是?”被中原中也召到首领室的的美丽女人身着华美的和服,十分意外的看着中原中也和他怀中的婴孩。


她见中原中也用绷带缠住的右眼,风情万种的眉眼微微颤动了一下。


“中也……你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缠上绷带?”虽然是个问句,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已有几分眉目。


“我没事,大姐。”中原中也神色自若。


“中也君?”被传言由前任首领杀害后篡位的先代的先代,森鸥外“死而复生”般不可思议的出现在此。也是神色复杂的看向中原中也怀里的孩子。


两人并不知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之间的关系,看向面露窘迫中原中也多了几分戏谑。


中原中也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这个孩子……是太宰那个混蛋……”


“太宰君有孩子了?”森鸥外面露惊讶,爱丽丝上前仔细看了眼被中原中也抱在怀里的孩子。


其实森鸥外已经明白了中原中也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他很遗憾失去了那个孩子,他情愿中原中也说的是真的,但是他还是怎么也不敢相信透支自己生命的太宰治会有闲情逸致去生孩子。。


“不……首领……”中原中也顿了顿,“这就是太宰。”


这就是太宰。


中原中也的话一锤定音,如雷贯耳。


森鸥外恍惚了一瞬,明白之前他看到这个婴儿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他笑了,这样柔和点笑容好像从未出现在曾盘踞于横滨黑夜之首的森鸥外脸上。


——————————————————————


“中也君,我可以……抱抱太宰君吗?”


“当然。”中原中也毫不犹豫的把太宰治递向了森鸥外。森鸥外面带祥和的微笑,但双手却无法抑制地微微颤抖着。


就在森鸥外接过太宰治的那一刻,爱丽丝消失了。这让尾崎红叶和森鸥外更加确信了这个孩子就是太宰治。因为这究极的反异能「人间失格」。


——————————————————————

“中也君,谢谢你了。”尾崎红叶走后,森鸥外独自留了下来,他的怀中还抱着太宰治。“你的眼睛……”


“没关系的,首领。”中原中也轻声笑道,“可以安义眼的。只要这个混蛋活着……就好。”


森鸥外拍了拍曾经最信任的部下,也是他的孩子之一的肩膀,没有任何言语。在此之后,森鸥外亲自操刀,给中原中也安了个和从前一般无二的义眼。


中原中也的绷带解下来了。


“首领……请您不要告诉大姐我眼睛的事。”中原中也开口。对于红叶,他是真心实意地把她当作姐姐,自然也不想她担心。


“放心吧,中也君。”


——————————————————————

一个月很快过去,中原中也发现宰长大了一岁,穿以前的衣服已经会露出一截白白嫩嫩的藕臂。


于是,现任首领中原中也和还是婴儿状态的前任首领太宰治,被自家的干部丢出去给太宰治购买用品了。


“中也,太宰现在还是婴儿,所以要去给他准备一些一岁婴儿用的东西。”尾崎红叶眼含戏谑,她告诉中原中也,“所以,带着太宰上街采购吧。只有给孩子用过才能放心购买。”


中原中也来到购物街,环顾四周却没找到婴儿专卖店。但是向来不来这里的首领大人并不知道专卖店在哪里,他只能在路上找个过路人问问了。


“请问……”中原中也上前拍了拍一个过路人的肩膀,彬彬有礼地对他点点头,“请问一下,婴儿用品专卖店在哪。”


在路人的说明下,中原中也很快便找到了购物街附近最大的婴幼儿用品专卖店。他抱着太宰治逛了很久,最后选择自暴自弃的去寻找了导购员。


“是一岁的孩子吗?那么这里推荐……”


导购员脸上挂着微笑,亲切的指引着新人奶爸前往目的地。


中原中也如释重负,因为他不用抱着太宰治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了。喊导购员是真的很方便啊,以后干脆在首领秘书的指标里再加一个导购经验吧。


“湫……也……”


太宰治用他的小奶音糯叽叽地喊着中原中也,然后他指了指货架上的婴幼儿专用绷带,“那……那个……”


中原中也看着绷带毫不意外,他上前拿在手里试了试,确认材质柔软且无害之后,告诉导购员小姐这个也要。


“麻烦帮我包起来,谢谢。”


想要他命的人很多。在他去结账的时候,婴幼儿专卖店遭遇了袭击。


“听说有人在这里看到了港黑首领,冲进去把他杀了!!!”门外有人在喊,中原中也十分惊讶,他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大喊出目的,不怕目标逃跑吗?


何况这样的行为实在过于蠢笨。中原中也嗤笑一声。


中原中也身上红光蔓延,他惊讶地发现,虽然他怀抱着一岁的太宰治,但他依然可以使用异能。这说明太宰治并没有触发「人间失格」,但是……


一个月前,爱丽丝确实是消失在了三人面前。


太宰治对黑洞洞的枪口倒是表现的十分平静。他望着中原中也,有些疑惑地开口,“为什么有人要杀了湫也?”


“因为我是他们的敌人。”中原中也慢条斯理地理了理帽子。


“敌人……又是什么?”


中原中也揉了揉太宰治的头发,他低声说到,“太宰,抓紧我。”


太宰治的小手紧紧抓着中原中也的衣服,小脸上泛起了一点紧张的酡红,但是却显得他那张脸蛋更加水嫩可爱。


中原中也身上红光蔓延,太宰治不会使他异能无效化,那他就更有十足的把握带着太宰治冲出去了。


应该说压倒性的碾压更加合适。


——————————————————————

“哦呀?中也君你说……你抱着太宰君,却依然可以使用异能?”森鸥外沉思了一会儿,他看着窗外,旁边的地毯上是在玩耍的爱丽丝和太宰治。


尾崎红叶优雅的端起桌上的红茶抿了一口,笑道:“如此看来……太宰的异能是变成主动性异能了呢。中也,要教太宰如何掌控异能哦。”


“是啊,我知道的,大姐。”中原中也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他倒是不担心这个,“而且依太宰那种变态的领悟力……估计他用不了多大就能熟练掌握了。”


——————————————————————

三个月过去了,太宰治已经顺利的成长到了三岁。


为什么说顺利呢。


因为他有些太皮了。


“啊——太宰治你这个——混蛋啊——”


中原中也早上起床之后下意识地寻找他那顶帽子。在家中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直到——


他对上了太宰治的狡黠笑容。


这下子,中原中也很难不明白自己的帽子跑到哪里去了。


于是,就有了上面的那声怒吼。


可是,治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宝宝啊!


“中也可以猜猜,你的帽子我放到哪里了哦~”


坐在高凳上的太宰治歪着头看向中原中也,两条小腿轻快地晃来晃去,但他脸上却挂着中原中也无比熟悉的恶劣笑容。


果然,逗中也最好玩了呢!小太宰提前觉醒了长大后的乐趣。


中原中也抓着皱巴巴的帽子,在三岁的太宰治身上看到了自己即将迎来的,每天都会被捉弄的未来。


虽然太宰治三岁了,但是中原中也还是时刻把他带在身边,从港口黑手党带回家,又从家带去港口黑手党。中原中也总觉得,太宰治离开他就会出事,就像当初一样。自己不过是出个差,回来的时候……老婆就没了。


——————————————————————

很快,三个月过去,在这期间中原中也经历了无数次的恶作剧。


早上起来发现帽子找不到了,不怎么重要的文件被放起来了,出任务的时候太宰治突然走丢了……


中原中也经历了无数次类似事件后,终于有些忍无可忍了。于是他喊来了森鸥外和尾崎红叶这两位大家长,决定和二人一起讨论太宰治今后应该怎么办。


“森先生!红叶姐!”六岁的太宰治从首领椅后探出脑袋,热情的向二位打招呼。爱丽丝拎着小蛋糕缓步上前,脸上的笑意柔和又灿烂,“呐呐,治君,你看我带了什么?”


“哇——是小蛋糕——!”


“到底还是个孩子啊。”森鸥外看着太宰治活泼的样子难得舒展了眉头。曾经的太宰治背负了太多本不该他所背负的重担,他希望太宰治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走下去。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需要太宰干部,但诊所的森医生私心里却对这个孩子保有偏爱。


尾崎红叶抿嘴笑了,中原中也也看着太宰治活泼的样子微微失神。


“请二位过来主要就是想讨论一下……”中原中也很快便收拾好了情绪,面上的表情也摆正了,使其二人也不得不严肃了很多,“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太宰送去上学。”


他得到的,是三人加一个人形异能的懵逼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抗议的太宰治:“我才不要上学!!!学校教的知识我都会啊中也!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他想让太宰治拥有“正确的”人生


“可是……中也,”尾崎红叶略一沉思,她提醒到,“你难道忘记了太宰……一个月长大一岁了吗?”


中原中也一愣,他还真把这个给忘了。


于是,在不可违抗的因素下,太宰治没有被中原中也送去上学。


太宰治:真是太棒了!!!


不过经过此次,中原中也发现太宰治捉弄他的频率下降了。在问过太宰治后才得知他害怕捉弄次数太频繁,导致中原中也真的在哪天给他送去学校了。


并且在六岁这年,太宰治彻底掌握了他的「人间失格」,收放自如。


——————————————————————


距离先代跳楼已经过去了九个月,太宰治也已经九岁了。港口黑手党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们的先代因为不知名因素,如今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起初众人还比较害怕先代,毕竟曾经的先代可是恐惧和黑夜的代名词。


然后他们发现……


小孩子形态下的先代,除了恶劣一点,喜欢捉弄人一点,还是很可爱的。


太宰治拎着奶茶路过了审讯室,他听到里面传来尾崎红叶的说话声,便直接推门而入。


“红叶姐!”


女人转身,看到太宰治后脸上的阴沉之色尽数消失。


“哦呀?有什么事儿吗太宰?”


太宰治邀功似的把手中的奶茶递了过去,对里面被审讯之人的惨状毫无反应,甚至是完全当成了空气。他目不斜视的笑着,注视着尾崎红叶温柔无比的目光。


“虽然妾身不太喜欢这种很甜的茶饮……”尾崎红叶笑着接过,“不过呢,还是谢谢了哦,太宰。”


“那我就先走了哦,红叶姐。”


尾崎红叶看着离去的太宰治,温柔之色尽数褪去,她阴冷地注视着正在被审讯的叛徒。


“太宰那孩子……我们好不容易让他过得开心了点,再也不用忧心他会不会和曾经一样了。”尾崎红叶语气中满是遗憾,“呐,你说你为什么要泄密呢?”


港口黑手党的先代复活了这件事……为什么要被透露给政府呢?


“港口黑手党无法容忍叛徒。”尾崎红叶拔刀,“你最好说出你到底把这个消息都告诉了政府的那些人。这样的话,妾身还能给你个痛快。”


——————————————————————


“红叶殿。”森鸥外看着尾崎红叶,问到,“审问的怎么样了?”


“非常顺利呢,鸥外殿。”尾崎红叶喝了一口奶茶,幽幽叹气,“太宰买的奶茶有些太甜了。”


这是在炫耀吗?这就是在炫耀吧!


——————————————————————


很快,十二个月就过去了。


距离先代首领跳楼已经过去了一年了。这一天,中原中也带着太宰治去了一座墓园。


一大早就被中原中也从被窝里拽起来的太宰治还非常迷糊。他伸了个懒腰,揉着眼问中原中也:“一大早,中也你起这么早干嘛啊。”


中原中也揉了揉太宰治的头,忽略了他的抗议“别摸我头!”


中原中也在墓碑前放下了一束花。


太宰治十分无聊的瞄了一眼上面的人名,然后他看到了令他震惊的名字。


太宰治他一字一句的念到:“港口黑手党先代……太宰治?唉?居然是我吗?”


太宰治的眼里突然迸发出了耀眼的光。


回去的路上,中原中也被太宰治缠着问了一路。


“中也!中也中也!那是我的墓吗?!真的是我的墓吗?!墓里怎么可以没有人呢!所以中也不可以再阻止我自杀了哦!”


“闭嘴啊你个混蛋!不许自杀啊!”


“中也你以后就管不了我了!”他的眼里出现了中原中也所熟悉的,那种阳光下玻璃似的耀眼的破碎感。


路上路过了一条河,中原中也一个没注意到,太宰治就笑着跳了进去。


“太宰!!!”


从此,横滨经常能够看到一位带帽子的,长得不高但是很帅的暴躁先生,或者是带着金发小女孩看上去可怜巴巴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或者是穿着明艳和服的美丽女人,蹲在横滨的河边,从水里捞出来了一位少年人。


——————————————————————


“喂,中也。”太宰治幽幽问到,“之前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搭档关系。”


“胡扯。”太宰治一巴掌打了上去,手落在帽子上,然后他贴近中原中也,盯着那双钴蓝色的眼睛,“中原中也,我在问你一遍,我们是什么关系。”


中原中也烦恼的抓了抓头发,因为他们现在的姿势真的很糟糕。


十五岁的太宰治身高已经有一米五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确实是和他差不了多少。


此时,他正被太宰治压在首领椅子上,基本上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太宰治的阴影里。


在太宰治跳楼前,他们也从没有离得这么近过。虽然太宰治是他的老婆。


然而此时中原中也并不清楚太宰治有没有曾经的记忆。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在十五岁的亲了太宰一口吧。


中原中也突然心虚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


“啪”

  

中原中也的帽子又被太宰治打了一巴掌。


“哈,十五岁你都不经过我同意就亲我了你还和我扯什么搭档……”


“谁家搭档没见几次面就搞非礼啊!”


中原中也突然笑了,他利用自己绝佳的体术给二人来了个大反转。他把太宰治压在椅子上,注视着那双鸢眸,他笑着亲了上去。


他的话语淹没在铺天盖地的亲吻中。


“你这个混蛋,终于想起来了……”


——————————————————————


听说太宰治有了十五岁的记忆,森鸥外十分期待的去找了太宰治。


“太宰君,你想起来我了吗?”


森鸥外还是当初的那副笑容。


然后他看到太宰治摇头。


“没有哦森先生,我就记得一些有关于中也的片段呢。”


回到家的森鸥外抱着挣扎的爱丽丝哭诉。


“爱丽丝酱!为什么太宰君只记得中也君啊!”


“你松开我啊!林太郎!活该治不记得你!”


——————————————————————


十八个月过去了,太宰治十八岁了,也算是成年了。


中原中也终于可以抱着软和和的老婆睡觉了。


然后在第十八个月的第一天,太宰治被噩梦吓醒了。


太宰治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他挣脱开中原中也的怀抱,踉跄着下了床,然后抓起手机就拨出去了一个电话。中原中也也被吓醒了,他急忙去看太宰治是什么回事。


没多久后,电话打通了。对面传来森鸥外透露着睡意的声音。


“喂?太宰君?这么晚了,怎么了吗?”


听到森鸥外声音的太宰治明显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他低声对半夜被电话吵醒的森鸥外说着些什么,等到电话挂断后,他拉着中原中也回了床上继续睡觉。


“太宰,怎么了?”中原中也的眼里透出些担忧。


“中也……”太宰治十分困,但是他还是强撑着,“我梦到,我篡位了。而且……”


“我把森先生杀掉了。”


“没事的太宰,你看森先生现在不还好好的吗。”中原中也按耐住内心波涛汹涌的情绪,安抚着他。


“所以那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嗯……”


太宰治沉沉睡去。中原中也确实辗转反侧,迟迟睡不着。


恰巧这时候森鸥外也发来消息询问到底是什么情况。中原中也便如实回答了。


「看来如今我也总算是在太宰君的心里有一席之地了。」


中原中也眼里笑意明显,然后他放下手机,搂着老婆继续睡觉了。


——————————————————————


二十个月过去了,太宰治二十岁了。


中原中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带着太宰治上街了。


街上下着小雪,太宰治穿着尾崎红叶帮忙挑选的大衣,是一件双排扣的黑色大衣,十分修身,太宰治穿上漂亮又帅气。


“呐,中也。”穿戴整齐的太宰治站在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笑得温柔。


“我们走吧。”


——————————————————————


“下雪了啊……”太宰治缩了缩脖子,奈何这件大衣并没有领子。所以他的脖子依然露在外面。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递给了他。


“是我疏忽,应该给你配个围巾的。先将就着带一下吧。”


太宰治笑着接过围巾,他一边往脖上缠绕一边调侃中原中也:“中也,你把属于首领的围巾给我带真的好吗?虽然说我就是先代首领……”


中原中也看着带红围巾,穿黑色大衣的太宰治,恍惚间和当初的爱人重合。


哪怕如今的太宰治是开心的,发自内心的快乐笑容;哪怕他穿的是尾崎红叶挑选的黑色双排扣大衣,而不是当年的黑色大衣。


但中原中也还是心里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战栗。


“……喂,太宰。”中原中也声音沙哑,他努力的挤出了一个笑容,迈步上前,双手微颤的把太宰治脖颈上的红围巾取了下来。


“这个颜色不适合你,现在就去买个其他颜色的吧。”


太宰治担忧的看着中原中也:“中也,你的脸色很差哦。”


“没什么,我们走吧。”


——————————————————————


中原中也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情。


毕竟,现在一切都在慢慢变好,太宰治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压抑着什么的首领了啊。


中原中也与太宰治走在街上,两人吵吵闹闹的逛了很久。


然后他们路过了一个拐角,中原中也看到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武装侦探社社员,织田作之助。


他瞬间警惕起来,然后发现太宰治在看到那个身影后,不知为什么就十分迅速地跑掉了。


“喂!太宰!”


——————————————————————


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那个沙色风衣的男人的身影时,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叫他跑,快跑。


同时从心里蔓延出来的是悲伤,无尽的悲伤。像是棘刺缠绕似的遍布心脏。


眼泪不知何时从眼眶里跑了出来,但是来不及落下就被风雪掩埋。


——————————————————————


中原中也一直紧紧跟着太宰治,最后,两人停在了一个小巷子里。


中原中也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太宰?”


太宰治转身看着中原中也,然后呆呆的轻声唤到:“中也?”


中原中也发现此时的太宰治脸上淌着眼泪,并且看起来十分呆滞。


“我为什么会哭?”


“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


“中也……”


“我……认识他吗?”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抬手擦掉太宰治的眼泪,温声说道:


“听我说,太宰,不管那个人是谁,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你的身边永远有我。”


“不要忘了啊混蛋,只有我能杀死你。”


——————————————————————


二十三个月,将近两年,中原中也终于等到了那个完整的太宰治。


“不记得为什么当时要当首领了……”太宰治抬手捋了捋自己柔软的额发。


“喂!太宰!快跟上!”


“太宰,快来。”


“太宰君,快点哦。”


太宰治笑了,鸢色的眼眸反射着如琉璃般的阳光。他迎着日光大步跟上家人和爱人。


嘛,反正已经不重要了。

中太七夕24h企划【挽光】-终宣

-Kiss.Dawn-:



我想在废土为你折一枝二手玫瑰,金属质地,在电子芯片上刻下你皮肤寸寸伤疤纹理和至此荒芜的整个星系,寄往可见宇宙以外的距离。至此哪怕人类纪元迎来终末,时间失去意义,牵牛星和织女星兀自会在今日跨越亿万光年相遇。宇宙空间没有氧气,我可以无限而趋于永恒地爱你,亿兆年起。




我想在你钴蓝色眼底打捞一颗永不暗淡的白矮星,超越钱德拉塞卡极限成为二十一世纪银河系最盛大的奇迹。我在托斯卡纳的灿金色的缱绻晚风里向全世界宣布告病,诱因是你,病症是你,解药是你。




我可不可以为你掀起第二次的文艺复兴,浪漫主义泛滥成灾,就当作干旱未曾降临马孔多,我们徒步穿越地中海…长岛的大雪下了三年日夜,潘帕斯风吟鸟唱依旧。而我从来爱你,未来爱你。




如果能一起活着,这算不算另类的殉情?













/中太七夕24h企划【挽光】




活动日期:2022年8月4日




活动cp:中原中也x太宰治




本次中太七夕企划共有26位老师参与,


时间00:00-23:00(全天)及彩蛋。










企划参与名单:






00:00-@森绿松果     




《严以律他 宽以待我》








01:00-@菠菜味的仰望星空派 




《即使是尸体你也会爱我吗》








02:00-@不飞去的鸟 




《倘若早日称之为爱》








03:00-@宇智波斑不可能是贫乳 




《中也太多太宰吃不下了》








04:00-@空言 




《约会的七夕夏日祭》








05:00-@小薇薇 




《此生无憾》








06:00-@乔之 




《池鱼》








07:00-@辞䮨! 




《往日不再》








08:00-@-Kiss.Dawn- 




《百日·STAR》








09:00-@竹衣☆ 




《夜游》








10:00-@酒没醒 




《护食》








11:00-@湯媛Wendy 




《居所》








12:00-@唐幽洛 




《缠眷》








13:00-@山林苑 




《桃花凋落在第七日》








14:00-@欧卡欧卡 




《Honeymoon》








15:00-@木子青柠(都过来约稿啊——) 




《氧化反应》








16:00-@🐟白 




《噩梦》








17:00-@渺渺星辰 




《您的对象已送达!》








18:00-@芬达sea 




《乌木沉香》








19:00-@林然过雾青眉山 




《玫瑰与飞鸟》








20:00-@铃染 




《一杯倒》








21:00-@七夜♢【雪豹码字】 




《十五日空窗》








22:00-@五行缺钙 




《首领的“忠”犬》








23:00-@泠临💤退圈倒计时 




《又怎么了我的首领大人》








彩蛋-@阿亦! 




《为期半年的蜜月之旅》








彩蛋-@不想早起 




《蜜月旅行》








彩蛋-@五行缺钙 




《不知道取什么标题》
















/企划专属tag:中太七夕24h【挽光】








/文案撰写@芬达sea 




/策划.主催@-Kiss.Dawn- 






·活动于8月4日00:00正式开始 敬请期待🎉





简略大纲


到时候估计会按照这个顺序写,嘛,反正全都是私设啦啊哈哈……


放个大纲就不打tag了……

中太七夕24h企划【挽光】-二宣

-Kiss.Down-:



The Wild Iris


野鸢尾


Louise Glück


露易丝·格丽克




At the end of my suffering,


在我苦难的尽头,


there was a door.


有一扇门。


Hear me out: 


听我说完:


that which you call death I remember.


那被你称为死亡的我还记得。




Overhead, noises, branches of the pine shifting.


头顶上,喧闹,松树的枝杈晃动不定。


Then nothing. 


然后空无。


The weak sun flickered over the dry surface.


微弱的阳光在干燥的地面上摇曳。


It is terrible to survive as consciousness buried in the dark earth.


当知觉埋在黑暗的泥土里,幸存也令人恐怖。




Then it was over: 


那时突然结束了:


that which you fear, being a soul and unable to speak, 


你所惧怕的,作为一个灵魂却不能讲话,


ending abruptly, 


突然结束了,


the stiff earth bending a little.


僵硬的土地略微弯曲。


 And what I took to be birds darting in low shrubs.


那被我认作是鸟儿的,冲入矮灌木丛。




You who do not remember passage from the other world,


你,如今不记得从另一个世界到来的跋涉,


I tell you I could speak again:


 whatever returns from oblivion returns to find a voice:


我告诉你我又能讲话了:一切从遗忘中返回的,返回去发现一个声音:




From the center of my life came a great fountain,


从我生命的核心,涌起巨大的喷泉,


 deep blue shadows on azure seawater.


湛蓝色 投影在蔚蓝的海水上。









本次中太七夕企划共有27位老师参与,其中包括时间00:00-23:00(全天)的老师,以及彩蛋的三位老师。




初宣2022年7月20日已放出00:00-11:00的12位参与老师及标题,




二宣2022年7月25日(今日)放出全部人名单及标题,




终宣2022年7月31日,届时将放出全部人员名单,并正式启动此企划。




企划确切时间:2022年8月4日00:00-23:00。




敬请期待。








初宣链接:




00:00-11:00的参企老师名单 








本次二宣放送:








12:00-@唐幽洛 




标题:《缠眷》








13:00-@山林苑 




标题:《桃花凋落在第七日》








14:00-@欧卡欧卡 




标题:《Honeymoon》








15:00-@木子青柠(都过来约稿啊——) 




标题:《氧化反应》








16:00-@🐟白 




标题:《噩梦》








17:00-@渺渺星辰 




标题:《您的对象已送达!》








18:00-@芬达sea 




标题:《Sound》








19:00-@林然过雾青眉山 




标题:《玫瑰与飞鸟》








20:00-@铃染 




标题:《一杯倒》








21:00-@七夜♢【雪豹码字】 




标题:《十五日空窗》








22:00-@五行缺钙 




标题:《首领的“忠”犬》








23:00-@泠临💤退圈倒计时 




标题:《又怎么了我的首领大人》








彩蛋-@阿亦! 




标题:《为期半年的蜜月之旅》








彩蛋-@不想早起 




标题:《蜜月旅行》








彩蛋-@筠涛 




标题:《那个夏天没有遗憾》










参企人员已全部放送✨








想要了解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企划专属tag:




中太七夕24h【挽光】








2022年8月4日,企划正式启动🎊







中太七夕24h企划【挽光】-初宣

-Kiss.Down-:

 


I do not love you except because I love you;


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I go from loving to not loving you,


我从爱中离开到不再爱你,


From waiting to not waiting for you,


从等待到不再等你,


My heart moves from cold to fire.


我的心从冰冷到燃起火焰。


  


I love you only because it’s you the one I love;


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我的所爱;


I hate you deeply, and hating you


我深深地憎恨你,厌恶你


Bend to you, and the measure of my changing love for you;


并屈服于你,那测量我变化的爱的标尺


Is that I do not see you but love you blindly.


就是我看不见你,却在盲目地爱你。


  


Maybe January light will consume


也许一月的光线会用它


My heart with its cruel


残酷的照射把我的心


Ray, stealing my key to true calm.


毁灭,偷走我的钥匙,让它变得平静而真实。


  


In this part of the story I am the one who


在故事的这一章,我是那个死去的


Dies, the only one, and I will die of love because I love you,


人,唯一的人,我将在爱中死去因为我爱你,


Because I love you, Love, in fire and blood.


因为我爱你,爱,在火中,在血里。







————聂鲁达《我不爱你除了因为我爱你》








本次中太七夕企划共有27位老师参与,其中包括时间00:00-23:00(全天)的老师,以及彩蛋的三位老师。




初宣2022年7月20日(今天)放出00:00-11:00的12位参与老师及标题,




二宣2022年7月25日将放出全部人名单及标题,




终宣2022年7月31日,届时将放出全部名单及文章序言。




企划时间:2022年8月4日00:00-23:00。




敬请期待。










初宣放送:






00:00-@森绿松果  




标题:《严以律他 宽以待我》






01:00-@菠菜味的仰望星空派 




标题:《即使是尸体你也会爱我吗》






02:00-@不飞去的鸟 




标题:《倘若早日称之为爱》






03:00-@宇智波斑不可能是贫乳 




标题:《中也太多太宰吃不下了》






04:00-@空言 




标题:《约会的七夕夏日祭》






05:00-@小薇薇 




 标题:《此生无憾》






06:00-@乔之 




标题:《池鱼》






07:00-@辞䮨! 




标题:《往日不再》






08:00-@—Kiss.Down—




标题:《百日·STAR》






09:00-@竹衣☆ 




标题:《夜游》






10:00-@酒没醒 




标题:《护食》






11:00-@湯媛Wendy 




标题:《居所》






其余参企人员将于2022年7月25日放出——。






想要了解相关信息敬请关注企划专属tag———


中太七夕24h【挽光】








2022年8月4日,企划正式启动🎊





【中太】给我一束花吧 番外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大三角,前篇指路给我一束花吧 


OOC到和换头文学没什么区别预警,私设成宇宙预警,不如学前班文笔预警

——————————————————————

中原中也从初见就对太宰治映印象不好。


因为他总觉得太宰治在透过他看谁。


但是很快,太宰治便收回目光。


因为太宰治知道,这并不是他的中原中也。


虽然中原中也从来没有,也从不会属于他。


十八岁的太宰治杀掉了森鸥外。


“太宰治——!”


中原中也冒冒失失的闯进了首领室,看到的是带着红围巾,穿着不合身的黑大衣的太宰治。


一切,尘埃落定。


在这个世界,太宰治只向中原中也要过两次花。


一次是在十八岁,他篡位那天。他问中原中也:


“呐,中也,”


“给我一束花吧。”


第二天,中原中也送来了一束花。


太宰治知道这是因为他如今是首领了,中原中也不得不服从才会送来。


但他还是选择把那束花扔掉了。


因为这不是他的中也。


他的中也,哪怕是他成为了首领,也不会服从送花的命令的吧。


第二次,是在五步计划即将完成的时候,中原中也即将出差之前。


太宰治此时二十二岁,他在首领这个位置上已经待了四年。而如今,他的五步计划即将完成——


在这个有织田作的世界,织田作可以安心写小说的世界。


这个世界从不需要太宰治。


中原中也即将迈出首领室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发声了:


“呐,中也,”


“给我一束花吧。”


“哈?”中原中也十分诧异的看着太宰治 太宰治歪着头笑眯眯的,但是那种熟悉的绝望感又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嘁,知道了。”


于是,太宰治再次收到了花。


五步计划已经完成,太宰治拨出了中原中也的电话。


“呐,中也,”


“给我一束花吧。”


“知道了。”


太宰治突然很好奇,中原中也愿意给他送花,是因为什么呢?


“呐,中也,”


“为什么你都不拒绝我啊?”


“是因为我是首领吗?”


中原中也语气十分不耐烦:“这跟首领有什么关系,你又没有命令我。”


“我只是把花送给名为太宰治的人罢了。”


太宰治突然笑了,他轻声呢喃:“是吗,抱歉啊中也。”


“再见了。”


然后,


他纵身越下了港口黑手党大楼的楼顶。


港口黑手党太宰治,跳楼自杀。


这个世界的中原中也爱着太宰治。


但是太宰治爱的是他的世界的中原中也。

——————————————————————

真的很烂啊——


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嗯,其实应该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太宰治其实就是主世界那个太宰治,不过在主世界一切尘埃落定后,书给了他一次复生的机会,这里有织田而已。


然后吧,其实if中是喜欢太宰治的,从两次送花就能看出来,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不是首领的命令的话,if中其实也是有权利拒绝的。但是他却两次都没有拒绝,所以可以看出来其实这个if中送花对象不是首领,而是名为太宰治的个体。


但是吧太宰治是个胆小鬼嘛!所以他就下意识以为if中只是不好拒绝首领命令罢了,毕竟主世界的中三番五次拒绝了送花请求,所以太宰治也就觉得if中和主世界中一点也不像,所以不是他的中也。而且开始的时候也说了,if中总觉得太宰治在透过他看谁,其实也就是看的主世界的中。


最后也就只能说这是稳固的大三角关系,太宰治单箭头主世界中原中也,if线中原中也单箭头太宰治,主世界中原中也单箭头太宰治,不过两个世界最后都没能留下太宰治


所以这一切都只能说:主世界中原中也你作恶多端——